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一千零一夜十七夜三国幻想录尚秀列传(上)

尚秀列传
  黄巾之乱
  第一回
  残城惊变计中之计
  东汉末年,黄巾骤起,自称「大贤良师」的张角以天书之术,凭妖术妖言, 蛊惑民众,旋即聚兵数十万,横扫青、幽、徐、冀等八州,声势浩大,东汉外有 乱贼、内有十常侍作遂,整个汉朝可谓千疮百孔、岌岌可危。
  话说幽州高阳城中,有一少年,姓尚名秀,高大壮健,一脸俊目浓眉,相貌 堂堂。本身出自一校尉之家,性甚好击剑骑射,最喜讲兵论武,言则忠直,行则 果敢,父亲尚植却待之甚严,凡授武则必备木棍、荆棘等物,但有疲惫懈怠,即 鞭之为戒。
  尚秀有一妹,名瑄,偏出。二人自幼亲厚,常共学剑、读书;因瑄之母,即 尚秀二娘乃胡族之后,生得异常白皙,额高眼圆,瞳作碧蓝之色;鼻细咀小,唇 作桃红,年方十四,已是城中巷闻的小美人。
  至尚秀十八岁时,乱兵延至幽州之南,见城中民众受黄巾贼之惑,以白土书 甲子二字于门上,心中一怒,竟破口大骂,直指书字者为「汉贼」,遂反被众人 指为「亵渎大贤良师」而被轰走。
  发动叛乱最大的助缘就是民众的无知,莫非真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这尚秀怀着满肚闷气,无处宣泄,刚步进家门,便即大吼起来:「呸!这贼 子匹夫!还敢自号大贤良师,实则为天下最大的骗子!」其时,家中尚有侍女宛 儿,见少主回来,连忙为他解下外衣佩剑。
  城中能佩剑者、自官兵之外,独有尚秀一人,因他曾于城外救城守之女于狼 群之中,城守刘延乃特赐他一剑,又许他破例在外佩剑,以示显扬,更有着让他 多警恶惩奸之心。
  其妹尚瑄正在房中习毕针纸,闻得此语,拖着长裙,踢着小鞋,盈盈步出厅 外,秀眉一扬道:「回来就大呼大叫,当这儿是练兵场么?」尚秀但凡见到这妹 子,烦恼就不翼而飞,拉着她袖子趋步到厅中几前坐下,叹道:「瑄儿有所不知 了,闻说张角、张宝、张梁自称天公、地公、人公将军,宣告天下,说什么苍天 己死、黄天当立、汉室已殁、大圣将出。方才我见城中之人,竟应张角所召,白 土书字,以应什么大吉之时,明着是听信黄巾贼的妖言,你来说,我该气是不气? 」那尚瑄虽只十六,却颇能读书,犹胜乃兄,又听父亲说得多了,对天下之势也 略知一二,当下听了哥哥一言,却是「噗哧」轻笑起来,弄得尚秀一阵茫然,不 知她从何笑起。只见她此刻笑颜如花、动人之极。
  尚瑄笑了良久,方才止笑整容,原来直视乃兄的美目滑溜溜的一转应道:「 兄长不是常说瑄儿妇人之见吗?为何今天又要来问?」宛儿正自为二人斟茶,在 旁听了,微笑道:「小姐啊,少爷既相问,想必又是着了人家道儿,在武堂又找 不着知音人,才来向你诉苦。」尚秀接过宛儿奉上之茶,含笑望向这个俏丽可人、 善解人意的侍儿,叹口气道:「最知我心者,宛儿是也。」她虽是侍女,二人却 从来不将她视作下人,尚秀的父亲更有意让宛儿作他尚家媳妇。
  尚瑄支颔目视宛儿片刻,流盼一转,才幽幽道:「那兄长不就只与宛儿相言 罢,何必又问瑄儿。」尚秀见妹子神色不悦,正一愕间,却见父尚植行色匆匆自 外而入,急道:「祸事了,祸事了!秀儿瑄儿快过来!」二人愕然而起,尚秀见 父手有文诏,道:「爹,有甚祸事?」尚瑄在旁,也道:「是否黄巾贼兵至?」 尚植额角冒汗,道:「张角手下副将陈汝,领兵一万,直迫高阳城下,离城只有 三十余里。此路兵乃绕山路暗袭,连细作被暪过了一时。城中百姓,多已收拾细 软,准备离城,城中或有信黄巾之说者,竟劝大人纳城归降。」尚瑄惶然的望向 乃兄,却见他神色冷静,心儿竟有些的定了下来,只听见他徐徐道:「父亲,黄 巾贼虽多,但毕竟是碧合之众,然而我们亦不能正面迎击,不若先来个诈降,再 来个里应外合之计如何?」尚植知他最多诡计,道:「说下去!」************
  「苍天己死、黄天当立!苍天己死、黄天当立!」敞开着的巨大城门,在大 道上跪着无数大小官员,为首者手捧印绶,脸上流露的除了恐惧、还是恐惧。这 群孝廉出身、奉名节为至高的汉朝臣子,到了兵尽城破的一刻,还不是为保家室 妻小,像头丧家犬般任人凌辱?
  什么气节、什么精忠?人的意志,在绝对的武力压制下,根本没有任何反抗 之力,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懦弱书生,却攀上显贵的城守之位,偏又无力保城护 民,此等废物,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