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乱世淫雄 [2/2]

乱世淫雄 [2/2]


  就在这时,帐外喊声大作,战马嘶鸣。整个军营突然间大乱起来。石虎一愣,意识到外面发生了什么变故,一把推开情欲大炽的少女。快步走到王帐中摆满令牌的桌子旁,喝道:” 刘行!” 从王帐角落的阴影里像鬼般闪出一个灰衣的老太监来——石虎毕竟是皇帝,帐中自然不会如他自己所说的不留一人。而能将身子藏得跟空气一般,灰衣老太监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陛下?” 刘行飘到石虎旁边,一边侍侯石虎穿衣,一边恭声问道。

  ” 去外面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若有人扰乱军心,杀无赦!” 石虎命令道。

  ” 是” 刘行领命,正要出去,耳中却传来几声凌乱的脚步声,距离当在四十步外。
  ” 陛下,有人来了,怕是佟联赶来稟报了。” 石虎挥挥手,刘行立即飘到了军帐门口,全神戒备。

  来人一会到了帐前,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想来是看到了门口侍卫的尸体。听他的声音正是石虎的禁军首领佟联。” 陛下!” 佟联急呼,深恐里面的石虎发生了什么意外。
  ” 进来吧” 石虎喝道。佟联快步进帐,跪拜行礼,还没开口,石虎已经问道:” 外面怎么回事?” 声音不怒自威。佟联畏惧地低头,答道:” 回稟陛下,一部未知所属的流寇冲击我军大营,左营猝不及防,已经大乱,右营跟中军也有不稳之像,臣与右军将军等请陛下定夺。” ” 什么!?” 听完佟联的话,石虎大怒,” 左军竟被冲破,左军将军呢?给朕斩了!” ” 陛下,” 佟联越显畏惧,” 左军将军已经为陛下殉战,而且敌势极强,我军又少防备,怕一时抵挡不住——” “陛下,陛下!” 这时又一个惊皇失措的声音从帐外传来,是右军将军张进。” 敌势猛烈,我军难于绞杀,情势紧急,请陛下速速移驾!” 张进喊道。
 
 石虎急急出帐,后面紧跟着刘行和佟联,只见外面火光冲天,大片大片的军帐燃起了大火,赵军西处奔逃,哭爹喊娘,而一骑骑黑衣黑甲的骑兵高举战刀紧跟在他们后面追杀,还顺手用另一只手里的火把点燃经过的军帐,粮草。石虎一看便知赵军被人突袭已经大败了。他征战多年,当机立断,喝令道:” 传朕旨意,全军后退五十里,于青瓦台集合!” 张进佟联领命而去。早在外戒备的侍卫们急忙上前将石虎扶上御马。刘行亦跨上战马,所有亲兵均聚拢过来。石虎大声命令道:” 将郑皇后和其他人带上,我们走。” ” 想走?先把命留下!” 突然周围的军帐被推倒开,数百披着漆黑重甲的黑甲军冲杀了过来。而刚刚说话的正是领头的骑士,浑身罩在黑甲黑披风之中,脸上戴着一个漆黑的猛虎面具,胸甲上绘着一只张牙舞爪的狰狞兽。手里抓着的亦是一把猛虎吞月刀。他领着身后的三百骑士直向石虎杀去。石虎旁边的几名护卫冲上前来,猛虎骑士暴喝一声,手中的刀呼啸而过,几个人头连带顶盔就直飞了出去,紧接着是几具无头的尸体轰然倒地。

  ” 好!” 刘行大喝一声,腾空而起,一招鹰犀手,直取猛虎骑士的顶心。石虎则毫不迟疑,双脚一夹马肚,领着侍卫们飞奔而去。
  猛虎骑士面对刘行的鹰犀手,不退反进,猛虎吞月刀一扬,飞身而起,直迎向疾扑而下的鹰爪。轰,刀手相交,狂乱的气息爆裂开来,周遭的军帐又倒了几个。两人一触即离,猛虎骑士重重的落回马背上,战马四腿一软,险些站不住。
  刘行则几个倒纵飞回空中。又噗的一声,喷了一口鲜血,最后落在了王帐的门口,两眼死死盯着猛虎骑士,缓缓说道:” 没想到咱家久不问江湖天下事,竟出了你这么一个高手。咱家倒是大意了。不过小子,你也别得意,总有一天,咱家会让你尝尝鹰犀破心爪的厉害的!” 说完一个纵跃,飞身而去。猛虎骑士身后的黑甲士起身欲追,猛虎骑士却是把手一扬,喝道” 别追了!此人武功太高,若非大意,本座也不是对手。你们追上去只会白白送死。” ” 是,大人!” 黑甲骑士齐齐应道。

  ” 来两个人跟我进去看看” 猛虎骑士翻身下马,径直向石虎留下的王帐走去。
  身后的两个武士手握弯刀,全神戒备。他们很快来到了门口,正要掀起帘子进去,却听里面传来一声女子的疾呼:” 别进来!” ” 哗啦” 后面的骑兵全冲了上来,把王帐团团围住。” 谁在里面?” 一个看似队长的骑士喝问道。” 赶快出来,否则我们放火烧帐子了。” ” 别,别,我出不来。” 里面的女人叫道,略带哭腔。

  ” 你是郑皇后?还是什么人?猛虎骑士问道。
  ” 不,我不是什么皇后,我来杀石虎的,可是中毒了,动不了。石虎的帐中有毒!” 原来是昏迷的黑衣美女在石虎出帐后醒了过来,听到了外面的打斗,知道有人袭营,赵军溃败。又听到有人要进来,知道是石虎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遂连忙出声示警。

  ” 是吗?” 猛虎骑士回头示意手下停步,自己却突然掀起帘子,屏气挥刀,扑进帐中。一进去只见三具白花花的肉体以淫秽不堪的姿势横陈在地,昏迷不醒。

  旁边还有一个欲遮还羞的黑衣美人,露着最能引发人兽欲的丰白美臀,睁着无助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是谁?” 他传音入密给少女。少女吃力地撑起上半身,却不想胸前两只大白兔又蹦了出来,一声惊呼,双臂环胸,” 呀” 的一声,又倒回地毯上。猛虎骑士上前一步,把她扶了起来。少女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他,可惜只见到一个猛虎面具和一双沉黑如墨的眼睛,还有眼睛中的困惑。猛然想起猛虎骑士的问题,伸伸舌头,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 我叫叶心意,是圣月门的弟子,我师叔被石虎抓了,我是来找师叔的。没想到却中了石虎的诡计,险些,险些被他奸污” 说到这里,她的脸已经红得像要滴出血来” 还好你们来了。对了,你又是谁?” 叶心意自顾自地说着却没发现猛虎骑士根本没有听她说,他的两眼紧盯着她的丰臀与淑胸,眼睛中欲火熊熊,下身甚至已经把沉重的盔甲顶了起来。

  ” 喂” 叶心意拉了拉猛虎骑士的手,猛虎骑士猛然惊醒过来,说道:” 虎狼骑统领将军赵羽,是段辽请我来的。你中了什么毒?” ” 迷夜香。” 叶心意答道。
  ” 迷夜香?我有解药,不过,还是先出去再说。” 说完,赵羽解下披风包在叶心意身上,然后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大步出了王帐。外面的黑甲军见统领抱着女人出来,纷纷眼露困惑,却又不敢多嘴询问。赵羽翻身上马,说道:” 把这帐子拆了,等迷夜香散了后把里面的女人带回堡中。其他人集合全军,回堡!” 说完一挥马鞭,电射而去。
  雷堡夜虎狼军统领将军府

  叶心意呆呆地看着赵羽将脸上的面具摘下露出一张刚健俊秀的脸说不出话来。

  赵羽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可谁也不知道他十三岁就随东晋祖狄的北征军跨江而上,转战千里。八年前祖狄病死,而剩下的晋军遭遇赵军主力全军覆没 .赵羽凭其高深的武功逃出了生天,之后就组织众多的流寇豪强构建了北中国最强大的流匪集团——虎狼骑辗转在北中国各大势力间。八年发展,虎狼骑已经在辽西有了一座固若金汤的雷堡,也有了一万三千的人马。辽西各大势力纷纷向赵羽示好,许以重利,希望将其招至麾下。经过深思熟虑,赵羽没有加入任何一方,而是将虎狼骑变成了辽西各势力间的雇佣军。而此次就是段辽送了三万两黄金,请虎狼骑助其抗击石虎的。

  从金台赵军大营回来后,赵羽便径直将叶心意带到了自己的密室之中,摘了面具,又从架子上取下一个小瓷瓶,说道:” 这就是迷夜香的解药,不过,你因为中毒太久,怕是以后武功会慢慢退废,直到变为普通人。所以,你服了解药后需要立即赶回圣月门,否则在外面危险太多。” ” 什么?” 听了赵羽的话,叶心意惊呆了。因为一时大意,自己苦练多年的武功竟然会被废掉,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子,她也怎么都不愿意这样。
  看她惶急的样子,赵羽略一迟疑,说道:” 其实还有一种方法可以保住你的武功,甚至还会让你的武功更上一层,不过””什么方法?” 叶心意急急问道,根本就没在意他话中的转折语气。

  ” 那就是找到修习九天如意的男人,然后让他服下解药并与之交合。因为迷夜香实则不叫迷夜香,也不是西域传进来的,那是当年富贵花开谷为了提高女弟子的武功而研制出来的密药,本叫梦夜弥香。后来中原氏族纷纷渡江,贪涎富贵花开谷中女弟子的绝色,出兵彻底围剿了富贵花开谷,等晋迁都建康,曾经集南国佳丽于一地的富贵花开谷已经灰飞烟灭了。而富贵花开谷中的男子就都是修习九天如意大法的。” 赵羽缓缓说道,轻叹了一口气。
  叶心意终于知道赵羽为什么用转折的语气了,富贵花开谷已经消失数十年,自己还能到哪寻找会九天如意的男子呢,即使找到了怕也是七老八十了吧?看来,自己只能认命了。

  ” 我知道谁会九天如意!” 这时赵羽又说道:” 但要看你愿不愿意。因为双修过后,你就离不开对方了,对方的内息一旦进入你的体内便不会离开,你也需要对方经常地提供内息,否则你便会迅速苍老,但只要得到九天如意的滋补,你就能永葆青春,容颜不老。你愿意吗?” 叶心意听了赵羽的话本来很是高兴,但一会心下又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解毒呢?

  思索良久,叶心意忽然抬起头盯着赵羽的眼睛,说道:” 如果那个会九天如意的人是你,我就愿意!” 赵羽一惊,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我是那个人?”说完才发现竟然说漏了嘴,这可是自己生平第一次犯这种错误呢。
  听到赵羽承认,叶心意不由芳心大喜,又有几分得意,说道:” 你有解药,你还懂那么多富贵花开和迷夜香的秘密。虽然没见过,但我知道你的武功很奇怪。
  这样,我就猜到了。” 赵羽无言。沉默良久说道:” 既然你愿意,我让人准备一下。” 说完向门口走去。” 还要准备什么?这里不有床吗?” 叶心意发现自己竟怕赵羽借机跑掉,还隐隐觉得自己有些迫不及待,慌乱之下,心中羞人的话脱口而出。

  赵羽回头说道:” 准备几个女人。双修时要想九天如意大法臻于巅峰,必须先与几个女人交合,将内息彻底激发出来。否则,就一个人的话,是撑不到阴阳调和之时的。昔日富贵花开谷里有三百个女人,却只有四个男人。而且那四个男人还是祖孙四代。而我爹就是那个小孙子。” 叶心意顿时张口结舌,脸色红彤直欲滴出血来,心里却又惊又羞。看着赵羽出门去” 准备”.

———————————————————————-

  ” 啊…啊…将军…好强啊…奴家…承受…不住了…奴家…奴家…从没感到这么舒服过…啊…娘娘,用力吸奴家的奶头…许家妹妹,别舔奴家小穴了!奴家又要泄身了…噢…呀…泄了泄了!” 密室之中,白氏被肏得大呼小叫,连连泄身。
  石虎的郑皇后则挺翘个大屁股,趴在白氏胸前吸允着白氏的大奶子,下身处许氏则在卖力地舔拭着赵羽和白氏的交合出,白氏与许氏脖子上还挂着铃铛项圈,随着赵羽的进进出出而发出清脆又有节奏的轻响。
  为了给叶心意解梦夜弥香的毒,赵羽直接将今天的三个女俘虏押进了密室。

  石虎的皇后与女人,让赵羽感到愈发的刺激,本就粗如儿臂的阳具昂扬而起,战意十足。足足肏了三个时辰,情欲反而越来越盛。而三个欲女也完全臣服于他又粗又长,热力十足的肉棒之下。显然,石虎旦旦而伐,却从来没有使她们真正满足过。她们尽情叫着:” 啊……太妙了……太爽了……啊……插的小穴……好痒……好……好舒服……哦……啊……要被干穿了……
  啊……奴家的屁眼……也被将军插的好美……啊……亲哥哥……干死妹妹了……奴家……奴家爱死大鸡巴了……啊……实在受不了了……
  受不了……奴家……又要泄了……将军用力……“

  大肉棒插进小穴全根没入,赵羽用力的猛抽狠插,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狠,好像真的要插坏白氏的骚穴似的,双手用力的捏弄不住颤抖的双乳,捏住乳头用力的捻弄,这一阵疾干把白氏干的淫水急流,双重的快感不断的从小穴和屁眼中升起刺激的她疯狂的迎合,大声的呻吟:  “啊……好……将军……
  太会干穴了……都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泄……哦……啊……
  干的奴家……好……好爽……啊……啊……小穴被将军干的……好爽……
  用力……亲爱的……屁眼……也好……好爽……“

  四人肆无忌惮的沉浸在淫欲之中,赵羽的肉棒在三个女人的九个肉洞中进进出出。” 啊!哦!请将军尽情的肏奴家的后庭,莫要怜惜!哦。好爽啊,哦!”三个女人尽情的浪叫着,扭动着,淫水早就湿透了床板。
  叶心意坐在床角,看着赵羽挺着那个令人又惊又怕的大东西在三个女人的嫩逼小穴中猛力进出。不由两眼迷离,一只手不自觉地抚过胸前,另一只则越摸越下,轻轻按住已经湿透的阴户。不仅仅是脸色通红,连全身也泛着粉红。看着正在狂肏郑皇后的赵羽,心里不禁又怨又爱。手随着赵羽的动作,一轻一重的按着自己的淑乳和玉户。一会大腿之间便溪水潺潺,奔流不止。

  又过了半个时辰,旁边只剩下许氏在放浪的叫唤:“啊……啊……美死了……
  小穴……被干……被将军……被将军插死了……奴家的好……好人儿……
  亲……丈夫……大鸡巴……哥哥……用力……干奴家的小穴……唔……
  啊……太妙了……我奴家今天太爽了……用力……啊……不行了……
  花心……好痒……用力……啊……奴家要泄了……不行了……不行了……啊!” 许氏高叫一声,第九次高潮汹涌而来,刺激得她只觉一阵旋晕,便如进入了一个梦幻仙境之中,随后像郑皇后和白氏一样性福地昏迷过去。
  赵羽从许氏的小穴中抽出自己的阳具,只见小赵羽青筋暴露,愈发显得狰狞。

  此时的叶心意则趴在床上,衣衫不整,雪白的羞处与肌肤都暴露在外,一只嫩白的小手还夹在两条修长紧绷的大腿之间,一根如葱的玉指正点在阴户当中的相思红豆上。一股股的春潮从那桃源蜜洞中不断地喷薄而出。原来在许氏高潮之时,她也泄身了。

  赵羽将解药吞服进自己的肚子,然后迅速运功把它炼化。顿觉体内一股热流随着奇经八脉中的内息周游全身。最后直奔下身而去,小赵羽硬生生的粗大了一圈。叶心意也已从高潮的余韵之中恢复过来,浑身散发这一股媚香,刺激着赵羽的情欲。

  ” 快,快把你的东西插进来,人家等很久了!” 欲火焚身的叶心意丢掉了少女的最后一点矜持,开口求欢。赵羽也有些忍不住了,奋战三个时辰犹未泄身的他,感到了爆发的冲动。赵羽一翻身将叶心意压在下面,噗哧一声,长枪入洞,浑身情欲的叶心意竟没有感到破瓜时的疼痛,只觉空虚半天的小穴中于被充满了,” 舒服死了” 她高声叫道。

  过不了多久,叶心意就又感到了小穴中的瘙痒,不觉摆腰动了起来,赵羽见她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肉棒,遂放开手脚大干起来。
  叶心意初时只是哼哼叽叽的小声欢叫,到了后来便忍不住学白氏三人一样高声淫叫起来:” 哎呀……唔……啊……舒服……人家的小穴……好……
  好……好麻……快……再快……用力……恩……美极了……唔……
  啊……小穴会被……干……干坏的……我……我好舒服……再快点……
  好哥哥……不行了……好酸……唔……唔……要死了……死了……
  哎呀……尿了……舒服……舒服死了……哦……” 一股阴精像泄洪般直涌出来,赵羽拼命地猛顶狂插,只听叶心意“恩……哼……”的声音,那肥嫩的肉臀,突然死命的扭动急摆几下,小穴不断收缩,紧紧用她的粉臀往后贴在赵羽的小腹上,如痴如醉。

  虽然叶心意达到高潮,但赵羽还没有发射,梦夜弥香的毒便解不了。两人又换了个姿势,接着盘缠大战。叶心意的浪叫声越来越大,虽然口中要死要活的,可是双手却紧紧的搂住赵羽好像怕他溜走似的,赵羽见心意浪蕩的可爱,大肉棒是拼命的抽送,如猛虎下山一样的勇猛,又狠又快的次次尽根,狂顶花心,干的叶心意浑身的骨子都浪蕩着,叶心意被干的到了消魂的地步,两腿勾在他的屁股上,肥臀猛抛急扭地配合着赵羽的抽送,口中哼哼唧唧的发出更加迷人更加淫蕩的浪叫: “啊……大鸡巴羽哥哥……干死我了……心意……的。小穴……被你干烂了……用力……再用力……人家要死给你了……恩……
  插死……人家了……太舒服了……唔……“

  两人足足做了半个时辰,依旧没有风停雨歇,赵羽下面的肉棒更加狂暴的插着,顶着,磨着,一阵的狠干,干的叶心意的玉体如烈火在燃烧,浑身颤抖,香汗淋漓,喘气急促,她紧抱着赵羽扭缠,舒服的魂飞九宵,如此大的动静使其他三女也都醒转了过来,欣赏着这一幕,暗暗心惊,赵羽竟是如此的勇猛能干。

  “好……好人……亲哥哥……大鸡巴丈夫……啊……唔……唔……
  可让你……你……玩死了……哦……干的……人家小穴……太……
  太舒服了……用力……干……啊……唔……大鸡巴哥哥……唔  ……
  痛快死了……心肝亲亲……你……哦……你……干的人家舒服……
  哦……“

  叶心意叫的那么淫蕩,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使她疯狂的摇摆她那肥美雪白的丰臀死命的迎合着大肉棒,一头秀发散的乱七八糟,媚眼半闭,两条粉臂紧紧缠住赵羽的腰部,银牙紧咬在他的肩头,来发泄她小穴里的刺激和快感,赵羽大肉棒干的叶心意欲飘上天,骚水直冒,花心剧烈的张合着,娇声不断的叫着:“唔……哎呀……我的大鸡巴……心肝……好美哟……唔……哦……
  爽死了……啊……好哥哥……插死小穴了……唔……用力顶花心……

  啊……啊……心意要……泄了……哎……不行了……啊……亲哥……大鸡巴……啊……我要死了……我……啊……我丢了……
  丢了……“天生淫蕩的叶心意在九天如意大法的激发下完全显现了她外庄内媚的本性,高叫着达到了第五次高潮。
  此时的赵羽也终于达到了爆发的临界,他嘶吼一声,奋力地在也心意滑润紧窄的小穴中抽插几下,噗噗,几股滚烫的阳精带着九天如意最最纯净的内息直射入叶心意的子宫之中。又是一声娇叫,淫蕩的雷堡未来女主人瘫软在了床上.

[完]